飞掷

豆瓣ID:feizhi2014 微博ID:飞掷

乱石,说什么,音乐,甜玉米

《在乱石小道中间犹豫不前》


穿那身桔红
远远地看着我
在乱石小道中间
犹豫不前

《我能说什么呢》

骑单车来到北邑村
就在那个完小的对面
就那样跟妈妈站着看着我推车走过
就是那样的美......
我不禁再一次回头
让这一刻美好停留在那个上坡
我能说什么呢
我能做什么呢
我只能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现
在以后的生活里一次次不厌其烦地
回忆你的脸

《音乐让我复活》

在我淡漠地看着这个世界的时候
在我顽固地活在内心里的时候
在我躺下任凭地心引力摆弄的时候
在我空想着那些从来都不可能想过我的人的时候
是音乐
唤起我的灵魂
让我不顾疲惫拖着躯体奔向天际

《谢谢你,那个甜玉米一样的姑娘》

多么幸运
陪你去吃一然堂
多么幸运
陪你追逐火把到山上
多么幸运
为你阻挡火焰拉你进胸膛
多么幸运
在你受到惊吓陪在你身旁
谢谢
谢谢你带给我的短暂的
幸福时光
撒吆那拉
miss江
撒吆那拉
那个甜玉米一样的姑娘

耳机,维护,床,下关风

《我为你戴上耳机》

我戴上了耳机:
要咬就咬吧
别叫好吗?
嗡嗡嗡嗡
尼玛

《世界还是需要咱维护》

半夜起床如厕
走廊里的灯也没人关
厕所里烟雾缭绕也没人开窗
阳台上蒙星小雨下了一晚上也没人知道
嗨,世界还是需要咱维护
《别让庸事打扰了美梦》

《我倒在床上》

我倒在床上
一动也不能动
身体渐渐下沉
于是我
渗进了床里面

《突忽下关风》

突忽下关风
夜空浸古城
有云没有星
一如我心情

原谅,蚊子,静静,隐瞒

《请原谅我是如此地虚无缥缈》

无所事事地到处瞎晃
寂寞无聊地打发时间
慵懒涣散地躺尸不起
真的像你看到的那样吗?
你真地以为是这样吗?
——我是不会给你解释的
请原谅我是如此地虚无缥缈

《只有被蚊子咬过以后,我才会默不作声地点上一圈蚊香而不嫌呛》

只有被蚊子咬过以后
我才会默不作声地点上一圈蚊香而不嫌呛

《静静地度过这沉闷的一段》
生活不是这样,不是的
根基还没有完全腐烂,还没有
动作微不足道但还是管用,还是管用
静静地看着就好,看着就好

《你隐瞒不来,你终究还是那个小女孩》

就算你穿上嫁衣
就算你当了妈妈
就算你笑着对我说:
“我没事,我很好。”
就算你熟练地抱起孩子拍打着说:
“宝宝乖,不哭。”
就算你变成怎样
我依然看透你心
你隐瞒不来
你终究还是那个小女孩

《天已凉,快滚回家穿你娘的大棉袄去吧!》

夏夜,月亮,美好,愿念,会啥

《夏夜坐》

戴耳机听歌
凉风打我脸
寂寥夏夜里坐
你我的话不多

《啊,月亮,你这个偷窥狂!》

夜里,我正坐在阳台上想事情
想我过去几年经历的感情
一扭头
却发现你在我身后杵着
发着锃亮的光
我还以为谁家这么有钱
在屋顶安了个这么亮的灯泡
啊,月亮
你这个偷窥狂

《美好的少女时代》

经过这么多年梳妆
漂亮的头发留了很长
书本先放一放
来比一比谁的衣服更时尚
如果哪天累了
那就找一个男朋友
往树荫下一躺
丢一抹温情
徜徉在梦乡

《我感受到你们的愿念》

这是一个你们抱着希望想来的地方
这里集聚了你们的愿念
我感受到了
然后
我来了

《你会啥?》

“我不会吸烟
不会开车
不会游泳
不会打牌。”
我等一个傻逼问那个问题
真有一个傻逼问了:
“那你会啥?”
“我会日你妈。”

侵略,潮湿,肋骨,烦恼

《温柔的侵略》
他向前迈步
他打开了山门
他漂浮着、一点点蚕食着浸染着山林
多情换作冷静,被动换作进攻
是时候趟过这片浑水
挤进如木楔子一样拥挤的其中
这算是侵略了吧?温柔的那种
谁来迎接(或见证)这势不可挡的力?
他怀念着那句:
“温良的人将要继承大地”

《在一个潮湿天做的事》
乌云盖满天,
人去楼阁闲。
潮湿夜幕下,
独自荡秋千。

《我与肋骨的感情纠葛》
前几天被自行车摔了下
我以为我的肋骨断了
紧张兮兮地来到六十医院检查
结果发现没啥事
啊,没事...
我手拿花了我一百块钱拍的X光片
一腔遗憾

《珍惜每一件让你烦恼的事》
珍惜、留意每一件让你烦恼的事
如果你足够有心
你会发现所有烦恼的事都在指向同一个问题
——这是一个终极问题
当你走到这里(发现这个终极问题)
说明你已经来到真理的门前
你与真理之间只差一把钥匙的距离

雨,甜,微笑


《听着“我呸”下着雨》
我在荡秋千
雨来的时候
是不是该有人狼奔鼠窜
是不是该有人兴风作浪
我拿着手机
听着“我呸”下着雨
《遇着一个甜瓜味的姑娘》
晚上从夜市回来
走在树影斑驳的路灯下
遇着一个甜瓜味的姑娘
她端着一脸盆衣服
走在叶榆路通向人民路的那段
《我爱你在我面前花枝招展》
你走过去
牵着狗
摇摆着身姿
你又走回来
摇动着身段
我爱你在我面前花枝招展
《微笑需要什么条件》
微笑需要什么条件?
做到嘴角上扬需要什么条件?
假如将要融化于大地
我要把最后的力气
用来微笑
《超市音乐响起》
超市音乐响起
我丧失了方向
像水一样
在货架间
到处流淌

山歌,旧衣裳,秋千,面包

《我听到山歌就想起你》

你唱山歌
在大理的三月节
好多的人
好躁动的姑娘
在这样的无所适从下
我怎能
我怎么能
不想起

《我穿破旧衣裳》

别染饰,别伪装
我要看到棉麻的粗糙的线
喜欢破旧衣裳
喜欢让布料沾染上我身体的味道
我要洗去一切陌生手迹
把它变成我的一部分
我就这样任性地
默守着我的衣着观

《当秋千停下来的时候》

当秋千停下来的时候
我知道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当秋千停下来的时候
我坐在上面还没下来略显尴尬

《有个人送了我一个面包》

有个人送了我一个面包
我也不饿
拿在手里随便看包装盒上的字
当我看到它的保质期
只有九十天
吓得我赶紧地吃了

失眠,耳朵,小脾气

《失眠在大理雨后潮湿的夜》

带着游戏人间的使命
怀揣几多欢喜几多忧
这一天
他像一只飞虫
掉入姑娘随手编织的网
他爱这张风雨飘零的吊床
他把心和眼睛放在离她最近的地方
那个多情的人啊
受不了一点点的疏忽和冷漠
那个多情的人啊
失眠在大理雨后潮湿的夜

《耳朵对一个文艺青年的指控》


睡觉的时候
戴着耳塞
不睡觉的时候
戴着耳机
谁能体会耳朵的苦楚?

《你的小脾气是扔我面前的催泪瓦斯》

是什么
让我眼前薄雾弥漫
是什么
让我暗暗润湿了双眼
我站在你的旁边
终究不忍直视你受委屈的脸
我是多么想深深地抱着你
用碎掉的融化的心安慰你
不要难过了,好吗?
你的小脾气就是扔我面前的催泪瓦斯

你,我,我

《你有没有猜到我在写你》

感觉到了吗
这世界、这生活很美好
两个人各自活在自己的空间
两个人
享受沉默,各自安好
就算是从此陌路下去
我也满心安慰
我干嘛要写这些废话
对了
你有没有猜到我在写你?

《我不敢轻易说“艺术”》

该做什么就去做
但是我不敢说半个跟“艺术”沾边的字
我总是心虚地躲过去
每当我想到或者刚要张口时
我总是不知不觉陷入了沉默

《我会不会如你想象的那样陨落》

没劲和兴奋来回交错
我摆着一张寻觅星空美景的脸
总之呢
就是无聊
我给了你足够的时间来对我作出预测和评价
我知道
你差不多已经准备行动了
我的百无聊赖的浑然颠倒的形象
一定给了你深刻的印象
那么,请问姑娘们
我的以后
会不会(真的)如你们想象的那样陨落?
——我对此保持漫长的观察状态

雨伞,姑娘,随风摇摆

《被遗弃在雨中的伞》

夜深了
我路过巷子里的一家理发店
店门外的地上放着一把伞
淅淅沥沥的小雨落满整条街
透过黯然恍惚的灯光
我看到的是
雨伞之下的孤独和凄凉

《姑娘,我不想和你认识》

我不承认自己是个固执的人
可是,姑娘
你要从我的感受出发一次
我是真的不想
和你认识
我只是一个凡人
我只想过一种简单的生活:
在茫茫人海里
在萍水相逢中
静静地想你

《姑娘,我该拿你怎么办》

今天就这样过去
平淡又温情甜蜜
是煎熬?
是幸福的期待?
姑娘,我不知该拿你怎么办
是主动问候
还是傻傻等待?
试问自己
我可不可以不这么激动?
我可不可以看着你的眼睛?
(我可以在你面前如此放肆吗?)
对于你
我要形容你有多美吗?
我要说出对你的好感吗?
不过,我可没说过我喜欢你!
我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今天就这样过去了
我要睡去了
伴着痛苦,或者
甜蜜

《在床上随风摇摆》

昏暗的节能灯
灵动的酷酷表情
心在飞舞
自己被自己的外表迷醉
她不理我
我开心地想到未来并不伤悲
音乐持续
我在床上随风摇摆
抖腿